好咖啡总是放在热杯子里品味

好咖啡总是放在热杯子里品味

又到了这么一个该死的夜晚
其实夜晚本不该死
该死的是我自己的心灵
难不成男人也会像女人一样周期性的歇斯底里么
当然我没有性别歧视
甚至觉得偶尔的发泄下不满是人人所具有的权利
所以我现在的歇斯底里是正常的
让我想到苏轼与佛印的一段对话
苏轼说看佛印像牛屎
佛印说看苏轼像佛
心中的见解反映到人事的识别


又开始废话一堆了
而且还小小的跑题了下
小时候作文老师说要有感而发
鬼知道那时候能有啥感想,
写出来的东西也纯属垃圾(仅限于我自己)
现在有感了却经常不需要去写
写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
其实感是什么
偶尔间心灵的碰撞罢了
今天晚上就稍微的被碰撞了一下
看到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女孩
当时认识的时候是十分的质朴而清素
现在呢,绚丽而多彩
跟另一个朋友说起的时候我说我对她感觉不对了
朋友说难道不好么?
我说不好
因为我已经觉得她离我更加远了
不再是我曾经认识的人了
进而朋友说道
难不成你就希望别人从来都一成不变的活着
活着永远和你一个进度么?

我嘴上说的是不
其实心里是是的
我慢慢的开始害怕改变,
害怕别人变得更加好
不因为别的
仅仅因为别人变得更加好的时候
我没有变
甚至更加的退步,
会让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接近别人的
我主动的把自己封锁到了一个固定的空间
像硫酸铜晶体一样
湛蓝透明却无法移动
那点点滴滴细微的东西都没凝固住了
或者我像一只被封冻在琥珀中的蚊子
以前从各个朋友那里吸取
吸取经验,吸取快乐,吸取生活中的灿烂
一时一过
我便被封住了
看到周围日新月异的变化会使我自己变的惧怕
我一时不知道再跟她说什么了
在没看到照片的时候她还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小女孩
很多事情似乎需要我去提携帮助
我总能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帮助她
现在
不配了
不会了
也不可能了
她已经是那么孑然的一个人了
成长不是坏事
从她的成长我看到了自己的堕落
我会有些许欣慰
些许自卑
不知道和她要说点什么
从那些笑脸可以看到快乐
从哪些笑脸可以看到幸福
从那些笑脸可以看到自信
细细的体会这三个层次吧

反观自我
在这不短的一段时间我又有何变化呢
周期性的自卑堕落奋起激昂然后再下一个循环
我没有给自己订立远大的目标
我告诉自己生活的要和谐
不要定太崇高的目标,
那样子容易打击自己积极性
不要太容易,
那样没有挑战
我给自己太多的借口
这时候没有人督促我了

该死的脑袋又开始发散思维了
该死的爱情
曾经的向往
曾经的享受
曾经的相对
曾经的想念
现在似乎没多少想法了
更多更实际的东西浮想在我面前
我是什么条件
没学历没房没车没钱没家世,
貌似还应该外带没出息
这样的人应该找什么样子的呢?
有人要说了,
即便什么都没有了
有了自信便什么都有了
拜托
自信从来都是建立在一点一滴的成功之上的
这么一个人
可能有自信么?
就算曾经有,
在长久的堕落消极面前
又能省下多少了呢
而希望的对方呢
对方要有理想有抱负有自信
(俩消极的人一起就剩下殉情了)
有相濡以沫的决心毅力
当然心灵还要善良
拜托
这么好的女孩还能省下几个啊
又可能有几个能看上你呢?
呃,不讨论这个,
在讨论下来估计又有进入死循环的可能
来break掉
进入下一个主题

这还是爱情么?
明显的生意啊
其实对方难道不会想
你是不是有潜力,
能不能保证将来的生活
她的实力是多少能达到什么样子的生活质量
现代人不能太现实也不可能太不现实
谁也不是十来岁的小孩子
相信相爱就是永远
经过了婚姻
更多的人不是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头大么
然后综上所述
此男XXXXXX(评论百余字,或者十余字足以)
不足以托付终身
议案否决

呵呵
开始的风险评估,
需求分析
调查报告
结论
完全可以当做市场调研或者产品推广的模板使用么


最美好的东西什么时候却需要用最市侩的角度分析
那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么

貌似我又苏轼了(不明白者参见前面)
这是我又想起另外一句话
(写作么本身就是联想创作,想起来是正常现象)
好咖啡总是放在热杯子里品味
在一个好的环境里才能酝酿出甜美的香味
而我恰恰失去了这温热的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