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的

回到家要算的话也有一个月零一天了
我做了什么?
吃、喝、睡觉、看书、看电视
似乎连一点正经的事都没有做过
简直就是废物
一天到晚把自己埋没在虚幻的文字世界之中
麻痹自己迷惑自己
一些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出现在某些人的书中
以前说过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
难道只是别人记忆中的些须残存的影象吗?
我越来越觉得活的失去自我了
我在躲避
躲避着很多东西甚至躲避自己
以前有过
却没有现在的这么炙烈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形容自己的状态
颓废?
不,我不颓废
因为我还活在我可以存在的轨道上
更说不上堕落
我没有让自己滑向某处深渊
但是我知道我不在自己的轨道上
我的轨道本应该是冲向蓝天
那里才是我的向往我的天堂
我可以展示双臂美丽的霞光
不为炫耀只为能奔向自己的方向
现在的我
在沼泽地里踟躇忧郁蹒跚
就是这样
感觉有些韬光养晦
可是没有锋芒又有什么好韬光养晦的?
我呢?
我的锐气呢?
勇气呢?
毅力呢?
不屈不挠的精神呢?
消逝了
随着时光的流失消逝掉了
为什么?
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水
剑会越磨越亮
越磨越锋利
现在看来却大不相同
剑先会变的暗淡
然后有班驳的锈记
然后通体暗红
再然后支离破碎
再到后来连剑柄的影子也难以寻记
这就是我慢慢陨落掉的彗星
真是高台自己了
彗星可以有美丽的彗尾
可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迸发出一生的光热
灿烂的走完自己最后的时刻
那是一种美丽生活的美丽
无故的灿烂的美丽
无可比拟的美丽
我能向往吗?
不能
没有那个资格
就像有一种奇异的花草
只有圣贤的人才能看到她的美丽一样
我不配,没有那个资格
我好象又是在贬低自己
是也不是
是是因为确实是在说自己
自己也许没有那么糟糕
不是是以为自己要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笨和丑陋
那便连骂自己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说自己丑陋似乎有些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他们给我一幅其实还看的过去的长相
要说丑陋实在冤枉
我说的丑陋是心灵的丑陋
我能看见心灵在一点一点的被蚕食掉
甚至能听见时间那咬啮的声响
却无能为力
也不想阻止
来吧
吞噬掉我的灵魂
只留下这具腐臭的躯壳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我的信仰
我所坚持的东西轰然倒塌
整个身躯便狄的倒塌了
想要扶也扶不起来
如同抽去骨头的烂肉
不怕失败
怕的是失去方向
我现在便是
有什么可以刺激我的神经
什么足以刺激我的神经?
我还为什么而心动
我还会为什么而伤神
没有
我越来越能体会到无望的恐惧
在这种恐惧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可以忽略的
击倒了还让人难以觉察
而且失败还是一次又一次的
没有反击的机会
无望的恐惧令人心惊胆战
令人毛骨悚然
又令人躲无可躲
时刻包围着你
思想一时或一刻的松懈都将导致最终的失败
一时的失败不可怕
输给无望便是永久的失败
是谁也无法不为之动容的恐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