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与不记

每次似乎都是以她的一句话做开场白,可能是因为我还想着她吧,但又也许不是,纪念是因为值得想才记
吧。

“爱情这东西,来得太容易便不知道珍惜。”

要把这句话翻译成周氏无厘头的话便是那句经典的“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
而上面那句话却是你说的,
我说过你要不是太傻,便是太聪明。
常说赌场出疯子,情场出傻子。
而你说出的那句却是那么的准确。

用理性分析本不是女生的特长,
相对于男生,
女生应该是感情用事,
但你不同,
有点集两家之大成,
感情用事起很任性倔强,
理性分析起事物又是那么的冷酷无情。
甚至爱情也可以放在手术台上解剖一般。

“余教会了我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你教会了我什么是感性,什么是理性。”

我难道只让你知道了这些吗?
我自己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
用科学的眼光分析爱情,
似乎连爱那种感觉也要用电磁检测仪器测量一番。
爱的太理性了……
爱本身就很抽象。
理性知道又有什么好,
难道事事都去推敲一番。
人是感情动物,又不是判断电路,
人呀人,
不用好好的感情还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说起纪念,
想起的便是太多太多,
也许这一切都是回忆,
回忆或好或不好的东西。

记忆本来是很忠诚的仆人,
他会在很多时候不由自主的忘记一些东西,
有些东西忘过就不会重现,
只有用悔恨来填补多余的空间。

与其说忘记,
不如将它早早埋葬,
也不至于让它死无其所。

有太多的事情是记的起的,
又有太多的事情是将要忘记或已经忘记的。
不知道这篇东西会延续多久,
又会在多久后结束。

似乎听到了下课的铃声,
也许该去做些与学习有关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